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市长笔记》市长笔记txt下载 猎奇 市长笔记出版小说

更新时间:2019-10-06 14:49:49

《市长笔记》市长笔记txt下载 猎奇 市长笔记出版小说 已完结

《市长笔记》

来源: 作者:焦述 分类:出版 主角:韩鑫,老韩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市长笔记》的小说,是作者焦述创作的出版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的案头上放着一份举报材料,材料是这样写的: 俞市长,我们向您举报一个重大问题,Q市自行车公司的几个当家人,昧着良心把从工商银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案头上放着一份举报材料,材料是这样写的:

俞市长,我们向您举报一个重大问题,Q市自行车公司的几个当家人,昧着良心把从工商银行贷来的2000万元流动资金,变成了他们自己腰包里的钱。这钱本来是作为购买生产上急用的材料贷来的。钱到公司账号之后,他们把款打来打去,伪造了供材料的各种手续,财务人员又配合做了假账,就这样,材料根本没有买,2000万元却没有了,账面上显示的还是购买了材料。实际上2000万元通过他们周密地运作,已经不声不响地流进了合达贲操办的迪奥德公司了。

俞市长,我们工人们相信您,我们才敢直接向您举报这事。

俞市长,我们都是没权、没钱,也没有地位的工人,过去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可是如今,我们公司大面积停产了,我们连干活拿工资的权力都没有了,听说公司的头头正拼命地上窜下跳,恶急地要叫公司破产,公司破了产,以公司名义借国家的那么多钱都不用还账了,那么多钱就装进跑破产的头头脑脑的口袋里。他们发财了,苦了我们工人,我们工人阶级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失业人,我们可怎样生活呀?

俞市长,我们向您担保,我们举报的材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们知道,我们举报的这些问题只是公司重大问题中的冰山一角。

我们强烈希望政府能除恶扬善、弘扬正义,把自行车公司的全部问题都揭发出来,把坑国害民的蛀虫绳之以法!

自行车公司不能破产,我们工人要有自己的家。

一群无权无钱的工人

×月×日

我相信,这封举报信不是凭空捏造。这么大一家国有企业,原先形势一直良好,整体实力已跻身于自行车行业的前3名,近来却在申报并运作企业的破产。公司里确实破败不堪,冷落萧条,可是,它下边的诸多小公司却在依旧生产销售运营,这种现象实在耐人寻味。过去常有名存实亡之说,如今这种现象是否该叫名亡实存。大河水枯,是因为小河水满。化整为零,其值不变。只是水的流向各异而已。大河水枯,全局受损,当然由国家报账,小河水满,是个人受益,自然好过了局部。

这是一个不应当成立的道理,但是它却成立了,且有日益蔓延、扩大、发展之势。

我们的纪检会、我们的反贪局、我们的银监会、我们的森严壁垒般的监督机制,怎么一个又一个的失灵了呢?

我有些茫然,有些发憷,还有些势单力薄的感觉。我知道,能干这种违法乱纪、营私舞弊事的人都是国家的人,老百姓称他们是当官的,是国家干部。国家把权力交给他们,让他效力国家,他们却在欺骗给予他权力的人,欺骗信任他的人,这不是战争年代两军对阵中的内奸吗,又吃里又扒外,既立牌坊还做婊子。一种气愤和怒火燃烧在心头,唉,如今的人啊!品质怎么会这样坏,心地怎么会这样黑。我得管管这事,我不能绕过去这方雷区,我不能叫工人们绝望啊,我是这样不自觉地一步一步地滑入一场较量,一场殊死的较量。此刻,我想找个人好好谈一谈,我更企望有一个同盟者。从道理上看,庞大的执法机器都在我这一边,可是,我只想到一个人,韩鑫。

韩鑫曾做过自行车公司的领军人物,是这个行当的行家里手,他应该能识破那里的机关。而且韩鑫人“味正”,我与他有共同语言,他值得我的信任。

是在距Q市30公里远的郊外温泉游泳馆,我与韩鑫在这里畅游,之后,我们来到游泳馆的餐厅雅间。这次是我做东请韩鑫来的,不像上次在托斯卡纳西餐厅,他费了好多口舌才请动了我。

这家温泉游泳馆已闻名远近,它是5年前由当地的一家民营企业老板开发的,因为这地方有天然的温泉水,据说经过专家鉴别与对这里水质的化验,其中含有对人体有益的数十种矿物质。在这种水里游泳或泡澡,对人体的新陈代谢,或是对肌肤的保健滋润,都具有很大效力。本来,游泳运动本身就有说不完、道不尽的好处,别说是在温泉游泳,就是在河水、湖水、海水或用自来水充斥的普通游泳池里游泳,那都是一种对人体最佳的锻炼和保养。正因为这样,来这里光顾的游客日益增多,与游泳配套的设施也就完善起来。特别是这里的餐厅,不仅风味独特,建筑风格也颇为别致,围着长方型的大游泳池,构建了一圈餐饮雅间,雅间两侧是落地式的玻璃墙,而雅间之间的隔断则是高档的隔音板材。坐在雅间饮酒进餐,里侧可观看游客风姿,外侧可瞭望田园风光,倘若想把两侧景色拒之门外,可以操动印制着风景画的升降窗帘。

“俞市长,我总觉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韩鑫呷下一口法国干红,饶有风趣地说。

“太阳啥时候也能从西方出来,倒是好了,这东西方的采光就平衡了。”我笑着应答,我知道他的意思,今天是我主动请他出来小聚,而且我的态度非常诚恳和迫切,我打电话对他说,一定要来,不见不散。

“你不说我也明白,俞市长,你请的不是我,是为自行车公司的事要找我,是吧。”他半开玩笑地说。

“是啊,怪不得有人称你是诸葛亮呢,真是未卜先知啊。”我故意送他顶高帽。

“不敢——不敢,俞市长,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充其量,我该算是个事后诸葛亮,是那类待交过学费了,方知犯了错误的人。有哪人交过学费,还晕头转向,不知道为啥交的,下次还犯同样的错误,再交学费,这样的人,连事后诸葛亮都不是,我比他们还是要强些的,你说是吗?”

“你真以为,这类人因他们的错误,造成重大损失,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吗?”

“我当然知道,有一类人的犯错误,或者连续错误,重演错误,他们的错误并非决策能力的问题。”

“那是因为什么?”我正是要与这位有经验的阅历丰富的厂长来探索这个问题。

“两个字,因为缺德。”

噢!多么准确又多么刺激的两个字。这正是当今诸多工作摆治不好的通病。有一些企业经营不善,效益不佳,甚至破产、倒闭,并不是技术性问题,而是缺了德,是领导人物缺德。韩鑫是一位诊治企业病症的高明大夫,至少在我的心目中。当然,我还明白,这种病症,决不只是在企业之中,决不只是一部分掌握企业大权的“老板”们,它的病根还不在这个方位。

痛快!痛快!我由衷地发出赞叹,也是释放积淀在心胸的郁闷和忧虑。有时候,举目环视,就会发现很不想看到的“缺德”病症,它比中国人“缺钙”严重多了。

“俞市长,看看咱市的自行车公司,就一目了然地看到了患缺德病的人是怎样缺德的。我离开公司(指自行车公司)时,Q牌自行车已是全国一流的名牌车了,企业已是特大型的规模了,年利润上亿了。就不要说发展,只要平步稳走,小打小闹地不出乱子,靠吃老本混到现在,也不该走到破产的地步。但是,这里有个要求,就是掌舵人要具有职业道德,即使缺少职业道德,也要遵守游戏规则,只要在这规则里边做事,就不会弄到今天这种结局。这事,我最清楚,他们能欺骗领导,能蒙哄国家,他们蒙不住我,你信不信,俞市长。”

“我当然信,要不信,我会请你,韩鑫啊,你说,一个早先Q市的利税大户企业,如今负债累累,据说都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了,难道这些年一直亏损?”

“我知道你就是问这事,俞市长,我对你实话实说。我离开自行车公司时,只有8000万元的外债,那是贷款上一条新式坤车流水线,流水线上去后,那种坤车在当时十分抢手热销,我估计,两年时间收回的利润不仅可以赏还贷款,还会有盈余,到第3个年头,就纯获利润了。”

“可是,这几年过去了,不仅没见利,债务倒是一直猛增,听说加上隐性欠款都八九个亿了,难道他们一点钱都挣不来,一直亏损?”

“我算过这笔账,自我离开公司,合达贲任总经理后,每年平均贷款1个多亿。可是,企业并没有上什么新项目,也没有更新什么重大设备。这些贷款,到底干什么了?要是靠贷款维持企业运转,就是个傻子也能做老总。5年光阴借了国家八九个亿,现在想把企业一破,这么多的债就赖掉了。这样的企业,银行的人为什么一直还要扶植它,直到把它扶植到死吗?银行的人都傻了吗?每次贷款就不论证论证吗?再一再二地只贷出,不还款,还能再三再四地贷吗?”

“所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就是说,不仅自行车公司有问题,银行也有问题。”

“一点不错,俞市长,懂行的人知道,这种弄法,企业与银行绝对达成了默契,银行贷款,企业要予以银行优厚的回报,银行的掌权者得到了好处,而企业从贷款动念的开始,就没想过要偿还这笔巨款,他是要把本钱吞噬的。所以说,一开始,双方就心照不宣,说不好听些,一开始,就是狼与狈的合谋啊!”

“可是,这么多的本钱,怎么赖账?”我在用启发式方式,想听听更深刻的说法。

“这是一般赖账的常识。本来,自行车公司的贷款是有抵押保证的,银行把它改为信用贷款。本来,自行车公司的产品并没有停止生产,他们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市长笔记》,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焦述)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