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出嫁不从夫》出嫁不从夫钱程 LOLI控 出嫁不从夫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10-10 00:45:03

《出嫁不从夫》出嫁不从夫钱程 LOLI控 出嫁不从夫完结版 已完结

《出嫁不从夫》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颜筱.QD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官云裳,云裳

颜筱.QD新书《出嫁不从夫》由颜筱.QD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官云裳,云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人这日子,就跟流水似的,盯着眼看不快,一转眼几年过了也不觉着。官云裳经过那一劫,后来轻易也不敢折腾了。官家人也不敢让她折腾,官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这日子,就跟流水似的,盯着眼看不快,一转眼几年过了也不觉着。官云裳经过那一劫,后来轻易也不敢折腾了。官家人也不敢让她折腾,官云裳这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后院里。时不时文允述会给她送些书来。这日子过得无聊了,官云裳不免多钻研了些琴棋书画。

琴棋且不说,这所谓的书正是官云裳此时手中那画本的小人书。她正看着,突然听到小叶子在院中大喊,“小姐,文师爷来了。”

官云裳听了,立马把书藏起来,装模作样的在那儿绣花。待小叶子近到门口,官云裳瞧着她身后没人了,这才放下绣花针,“小叶子,你耍我,哪有文叔。”

小叶子嘻嘻笑着,“小姐,我说文师爷来了,又没说到您这儿来了。”

官云裳敲了敲她脑袋,“嘿,你个小丫头,还敢耍我了。”

“小姐,不敢。说正事了,文师爷和老爷在前厅呢,听说是带着你的信。”

官云裳疑惑想了想,“我的信怎么会在他那儿?哦,对了。应该是徐先生寄来的。小叶子,快帮我换衣裳,我去一趟,顺便也见见文叔。”

小叶子一般忙活,一边在那儿笑她,“小姐,你这是见未来公公啊,这么正式。”

“少废话,更衣!素点的,哦,也不能太素啊。”

主仆俩忙活了半天,这才迈着小碎步慢慢到前厅。走到厅口,官云裳听到,她爹爹官长安正和文师爷议着事。说的是官长安上司那位知府的事,这位知府最近要给自己的十一姨太过生日。今天一早专程送了一封请柬,邀请官长安前去。

这姨太太过生日请他过去,意思上像是把官长安当自己人。可官长安的官职和这知府隔着好几级,怎么会有这荣幸。只是别人亲自来函了,这去不去且不说,礼就不能送轻了。再人犹豫着聊了起来,官长安问,“文师爷,你说这礼要送吗?”

“唉,老爷,这礼不送也不可的。不管怎么说,他是上头的,这分寿礼是一定要送的。问题是送什么好呢?”

“是啊,我官家这么点家底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寿礼来啊。总不能让我把夫人小妾的手饰化了打个金桃送他吧。”

“唉,是啊,少了恐怕看不上,要不咱偷偷……”文师爷俯身说道,“加点税吧。”

“这,赋税本身已经很重了,再这么下去,怕是不成啊……”

“爹!”官云裳摇着小步慢慢走了出来,行礼说道,“爹,文叔,早。”

文师爷虽是常到官家来,可官家的小姐却是很少见到,这些小姐少时还能常出来走动,一但到了快出阁的年纪,就像家里的宝贝一样,藏在屋里轻易不让人看到。这次文师爷猛地看到一个姑娘,亭亭立在面前,一双眼睛都看愣了。

“这,这是福儿小姐啊,几年不见,真是出落得如芙蓉一般啊。”

芙蓉?官云裳额头黑线直跳,万恶的形容词。官云裳不禁想到那个丰满自恋的女人。她低头看自己,暗叹,淡定淡定,这年代的人不知道那位神人。

文师爷看着官云裳,完全一副捡着宝的模样。只是旁边有人看不过去了,官长安咳了一声,说道,“福儿,你的信怎么会寄到文家去。”

官云裳从文师爷那儿接过信,解释道,“可能是以前学堂的同窗不敢住咱们官宅里寄信吧。”

“嗯。”官长安挥手说道,“你先进去吧。我和你文叔还有事要谈。”

官云裳犹豫了一下,上前说道,“爹爹,我刚走进来时,听说你们要送礼啊。不知,女儿可否说两句。”

官云裳自幼就显示出一些非常人的聪慧来。官长安多少能听她几句,于是沉默地端起茶杯。文师爷观他颜色,在一旁说道,“福儿,你坐下慢慢说。”

官云裳依言坐在下首,她见官长安扭过头,一副别扭着又想听的模样。于是转过头,对着文师爷悠悠说道,“文叔,这些年里我爹和这位知府老爷走动得多吗?”

“这个……”文师爷又去看官长安的脸色,这才说道,“走动得少。”官长安跟知府隔着几级,别说走动,估计那位知府大人根本就不认识官长安。

“那就对了。”官云裳说道,“我看这位知府大人怕是要失势了。临走前想收刮最后一笔。文师爷,你劝劝我爹,可别让他跟着上当了。这失了势的官,就算多大的厚礼给他,也起不了作用的。”

文师爷犹豫了一下,问道,“小姐,这没听着上面有动静啊。”

“这种事,也不算小事,怎么能让人看出来。再者说,为官者,特别是小小地方官员,最不能得罪的,便是这些日日相处的百姓。他日若是出了什么战乱,百姓反了起来……”

“福儿!”官云裳正说着,突然听到母亲余氏的声音。她立时站了起来,文师爷也一齐站了起来,侯在一边。余氏平端着手,慢慢进来。她表情淡漠,轻轻点头当是行礼,“文师爷,有什么事还是别问福儿了,她一个女孩家身子弱,哪Cao得了那么多心啊。”

“是,是。”文师爷点头应着,只是心里不免觉得这夫人有些小题大做。

官云裳却猛然想到,完了,她又多嘴了。可别一不小心,又说出些招天谴的秘密来。余氏像是有事要找官长安,给他使了个眼色。文师爷很识相地说,“老爷、夫人,没什么事我就先告退了。”

官云裳也一同退了出来,出了厅门,文师爷突然停了一下,鞠着身子,小声对官云裳说,“小姐,有件事文叔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您尽管说。”

文师爷偷偷瞟了一眼厅内,官家俩夫妇正小声说着话,没注意这边。他忙请官云裳到一旁,小声说道,“小姐,其实是我那儿子文允述的事。”

“小述?他出什么事了?”官云裳想着,他不好好的吗?昨天她还偷偷出去和他一起看日出。

文师爷偷偷瞟了一眼厅内的官长安,小声说道,“福儿,我看着你长大,知道你Xing子善良。这话我就直说了。你和允述的事,我也知道。你爹也是知道的。我们文家是高攀了。”

文师爷说是直说,可绕了半天,还是没把话说明白。官云裳只得劝道,“文叔,您有话,直说吧。没事的。”

文师爷跟便秘一样,一张尖瘦的脸扭了半天,这才说道,“其实以允述的学识,要考个秀才是不在话下的。”

官云裳这才猛然想起,对哦,书生是可以考秀才的。文允述读书那么用功,怎么一直没听说他考上秀才了。她再看文师爷那表情,立时明白过来。“文叔,可是我爹有意阻挠。”

文师爷偷瞟着官长安,轻轻点了点头。“叔啊,是想请你帮忙劝劝允述,我在邻省里有亲戚,我都安排好了。只要他过去考学也就行了。可这孩子倔强,死活不愿意去。”

“唔。”官云裳不好说什么,怎么说都是因为她影响了文允述的前程。“我试试。”

文师爷千恩万谢的离开,官云裳却陷入纠结。这些年她和文允述的事官家上下确实是知道的。可是很奇怪,官家父母从来不表明态度,甚至文允述翻了十来年的墙头也没人看守过。官家是在默认她和文允述的关系吗?

可是,又不像。官云裳也到了可以出阁的年纪了。官家父母从来不提女儿婚嫁之事。这不正常,就算她市场不好,没人上门提亲,可好歹也会提一下。就不怕她官云裳小小年纪就加入剩女的行列吗?不正常,不正常。官云裳一想起来,就觉得有个巨大的陷阱等着她一般。

(昨天一不小心又给自己找了个麻烦,电脑系统挂了。好不容易折腾了一上午才给装回来。

顺,看到的,装没看到的,有票投一下哈。)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颜筱.QD)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官云裳,云裳)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颜筱.QD)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出嫁不从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官云裳,云裳),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