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背后高手》背后高手全文免费 Size Queen 背后高手御姐

更新时间:2019-08-10 21:04:11

《背后高手》背后高手全文免费 Size Queen 背后高手御姐 已完结

《背后高手》

来源: 作者:凤鸣苑 分类:现代都市 主角:张应,张强

《背后高手》由网络作家凤鸣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应,张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 黑牛绷着脸,脸黑得能拧出墨水来,浓黑的两眉几乎要连接。跟在黑牛身后的贴身随从大块和小厉这时一句话也不敢说,他们知道老大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

黑牛绷着脸,脸黑得能拧出墨水来,浓黑的两眉几乎要连接。跟在黑牛身后的贴身随从大块和小厉这时一句话也不敢说,他们知道老大的脾气,乱说话老大可能随时一脚踹过来。

“***,莉莉死哪里去了?”黑牛一脚踹开一剪梅三楼房间的门,他脖子上的血管清晰可见。门被黑牛猛力地一脚踢在墙上,弹回来又被黑牛一掌拍得巨响。响声把一剪梅里的客人都惊出了一身汗,谁也不知出什么事了,但听到黑牛恶狠狠的骂声,谁也不敢出来看。

大块跟在黑牛身后进了房间,小厉急忙向三楼休息间跑去。大块和小厉跟了黑牛三四年,黑牛发这样大的脾气他们也没有见过几回。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大块总是死守在黑牛身边,而小厉则负责与外界联络,这是两人几年来无形中形成的分工模式。

三楼楼口的房间是夜店妈咪梅姐和店里小姐们休息和等待客人的地方。一剪梅是黑牛保护下的夜店,小厉对这了如指掌。两年前莉莉出现以后,黑牛就把这里当成了家。或许门的响声惊动了休息间里的人,小厉还没有到转角处,就见梅姐急匆匆地走出来,身后有两三个女人跟着。莉莉也跟在梅姐身后,小厉见了说:“莉姐,老大来了,在房里。”梅姐见到小厉就知道先前巨大的响声肯定是黑牛弄的,她停下脚步,身后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唯有莉莉急忙挤出人群,随小厉小跑奔去找黑牛。梅姐看着他们离开后带着其他人返回休息间里,没有人敢对先前的事瞎议论。黑牛是柳泽县里势力最大的飞天帮老大,为人暴躁,心狠手辣,谁也不敢惹。像今天这种情况以前很少发生。

“莉莉姐,老大不知道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也不肯跟我们说。”小厉边走边对莉莉说。黑牛目前是柳泽县县城数一数二的老大,黑道白道没有什么事他解决不了的,就算有些人不开眼,只要小厉吭一声,事情也就解决了。飞天帮的名声在柳泽县可算是妇孺皆知,小厉是帮里的第三号人物,完全可以横着走。

莉莉在一剪梅里已经不用出台,就帮着梅姐打理夜店。她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黑牛的女人,只要黑牛一出现,莉莉便要去陪着。黑牛一直都很疼莉莉,今天莉莉也无法猜出黑牛因为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莉莉和小厉跑到房间门口,房间里又响起了茶杯破碎的撞击声,声音不大,却恶狠狠地让莉莉发冷。莉莉进到包间里,说:“怎么了?”

黑牛见莉莉进来,伸手一把拉住她的小臂,莉莉顿时成了黑牛“发泄”怒气的对象。

……

半小时后,小厉和大块被黑牛叫进房间里,看不清老大的脸色,两人见莉莉蜷在沙发上,头枕着黑牛的大腿。房间里有些暗,大块走到黑牛斜背后,这是他作为贴身保镖兼打手的位置。小厉走到前面,感觉老大的怒气被压制得更深了。这时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体会黑牛的怒气。

“把梅姐叫来。”黑牛沉声说。小厉转身就走,他知道现在不是提建议的时候。梅姐很快就来了,她虽然不是帮会里的人,但经营着一剪梅,让黑牛有个歇脚的固定地点,两人也就有了相互依赖的关系。这种关系持续了两三年,两人的交情不用说,很深。梅姐三十出头,丰满,姿色出众,在一剪梅里荤素不拘,黑白都能应对。迎来送往间梅姐总是满脸的笑容,精神十足地接待着每一个人。黑牛见到莉莉之前,几次想上梅姐的身,可都被她对付过去了。之后梅姐把夜店里的股份送给黑牛一些,也使得夜店在黑牛的护持下两三年间红火起来。

“梅姐,以后莉莉跟着你,你别让她吃亏。”黑牛说,冷冷的语气里充满着杀气,梅姐知道他不是针对自己。小厉和大块也听出来了。这时伏着的莉莉抬头看着黑牛,犹豫着想问又不敢。

“大块、小厉,只要你们俩不分开,县里至少两年内没有人敢和飞天帮作对,之后就看你们俩的了。”黑牛沉声又说。“大哥,你……”小厉站在黑牛左前方,不知道怎么说。黑牛的话里明显有种要交代后事的意思,到底出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听着就行,不需要你知道的事。你们都走吧。”黑牛冷冷地说。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走,平时他们只要看出黑牛的意思,他们便会离开,今天却都站着不动,脚像粘在地板上一样。

“嗯——”黑牛说。梅姐、小厉和大块慢慢往外走,想让黑牛改变决定的事,绝对不可能,他们三年前就不再做这样的尝试了。莉莉虽然坐了起来,看着黑牛黑沉沉的脸,人却没有走。

“莉莉……你走吧。”黑牛冷硬地说。莉莉迟疑着慢慢站起来,黑牛没有看她,全身一动不动。走出包间的莉莉,腿脚不灵便,眼泪从眼里溢出。

这几年,柳泽县在柳江市地区算是一个比较富有的县。之所以富有,是因为五年前开发的“芸香”牌香烟,它渐渐成为柳江市地区知名的香烟品牌,并在两年前打通北方销路,年创利税过亿元,支撑着柳泽县的财政,压过柳江市地区的大多数市县。

除了烟厂外,柳泽县还有其他的厂,像柳泽碗厂、水泥厂、花边厂、制镜厂、竹器厂、棉织厂、食品厂、肉联厂等等十多间,都是六七十年代逐年建成的,那是计划经济留下的产物。到如今,这些厂不但没有给县里创下任何税收,并且已经成为柳泽县的巨大包袱,无法甩脱的包袱。每个厂都有一百多到五六百工人,他们的工资很低。厂子没有任何收益,渐渐地就成了县里无法承受又无法摆脱的巨大负担。这些厂的工人工资和烟厂相比,相差太大,让这些拿着低保工资的人眼馋。

(二)

张应戒是柳芸烟厂的厂长兼党委书记,还是柳泽县县委副书记,在柳泽县可说是位高权重。之前,张应戒是柳泽县的县委书记,满届后才任现在的职位。张应戒个子不高,脸上的肉厚,两眼皮鼓胀着,下巴和颈脖的肉也很厚。天气还不算热,他从三楼厂长办公室出来,走到一楼销售科门口,背上的两层夹衣汗透了,额头发际间汗珠一粒粒冒出来。走到转角处,给太阳一照,额头就闪出光彩。

销售科科长张强本来背对着阳光,被张应戒额头上的光一反射,下意识地用手挡住那光。“搞什么,毛毛躁躁的。”张应戒见张强的手在他脸上挥着,就骂了一句。张强是张应戒的自家侄子,平时也骂着顺口。张强听了没当回事,说:“叔,老热的天你也来看啊。”张应戒只要在烟厂里,每天都会到销售科里看看,溜转一圈,偶尔也会到生产厂区去看。这大的厂子,作为第一把手,必须在厂区不时出现,才会让下面的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威严。

销售科是烟厂的核心,张应戒把张强安放到这里,就是要控制住烟厂要害,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在厂里折腾。巡视销售科也就成为张应戒例行的工作。

张强身后两个销售科的职员,是他的死党。他们见了张应戒,也称呼着“叔”,态度谦卑恭谨地躲到张强身后。销售科里人员比较杂,除了职员之外,还有其他保卫人员。大家平时无事,就在办公室里玩着扑克,声音很大。领导来时有人进去通报,鼓噪声立即就没有了,这些人值班主要是在夜里,守着仓库并对工人们进行监督。大白天在厂里也就是玩牌赌钱,有时有装货的车,保卫人员也会到现场看着。

张应戒来巡查,那些人都出门来迎。张应戒脸色不变,略带杀气的眼神从他那肥厚的眼囊里射出,一群人都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他的眼神很有威慑力,全厂上千人的大会里,只要张应戒凝神转一圈,黑压压的会场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柳芸烟厂的崛起得从六年前说起,当时,老前辈南巡讲话后,县委县政府决心发展柳泽县经济。经过反复讨论与考察研究,确定种植烟叶,开发烟叶产品。随后经两届领导做出大量的工作,使得烟厂的“芸香”牌中低档香烟打开市场,经济效益立即呈现出来,让柳泽县在柳江市十几个市县里走向前列。烟叶生产和加工都是国家专卖,私人与个体没法插手,两年前柳芸烟厂到了鼎盛时期,并打开北方市场。张应戒这时从县委书记位置上换届下来,却愿守着烟厂不放。

新的县委书记吴德慵是张应戒原先的得力手下,之前是烟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在烟厂崛起中立下功劳。换届时,吴德慵与张应戒实际上也就是换换位置,张应戒在县里依然有话语权。只不过,这两年来柳芸烟厂在效益上呈现出疲软状态,至于烟厂怎么会走到如今这样子,张应戒和吴德慵心里都明白。厂子的实际效益降下来,但每季度的财务数据却依然在增长,这样的数据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要须的。特别是一年前,烟厂在管理上已经出现了弊端,以及管理弊端带来的严重后果。张应戒等主要领导是哑巴吃汤圆——心里有数,而对外宣传和向市里汇报的数据却更加夸大,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的仍是一派繁荣景象。

烟厂内部的人,当然能发觉到一些变化,从职工福利和上班情况等一些老职工们就能分析出。这种规模的厂,真正需要的职工数大约六七百人,在这一两年里,县里领导们安插进来的职员让厂里人数翻了一倍多,现在全厂职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凤鸣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应,张强)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凤鸣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背后高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应,张强),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