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冷艳杀手不好惹》我的冷艳杀手老婆免费 妖孽受 冷艳杀手不好惹女王

更新时间:2019-08-04 08:04:03

《冷艳杀手不好惹》我的冷艳杀手老婆免费 妖孽受 冷艳杀手不好惹女王 已完结

《冷艳杀手不好惹》

来源: 作者:苏陌烟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萧亦清,南宫茵

经典小说《冷艳杀手不好惹》由苏陌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亦清,南宫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番恶斗下来,南宫远已是强弩之末。他血流被面,以刀撑地,却狂傲地笑道:“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就凭你们,也想杀了我么?你们……”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番恶斗下来,南宫远已是强弩之末。他血流被面,以刀撑地,却狂傲地笑道:“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就凭你们,也想杀了我么?你们……”言未尽,他的表情瞬间僵硬,扭过头,看见女儿苍白的脸。

“茵儿,你……”南宫远望着自后背穿出的剑尖,眼珠都似已突出。

“爹,你已做错了太多的事情,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你,安息吧。”南宫茵拔剑,剑身上的血分外殷红。

南宫远喷出一口鲜血,脸上的震惊尚未收回,身体却已扑倒在地。

“爹……”南宫茵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犹自吃惊的康溪行,惨然笑道:“溪行,我爹欠你的,我已替你还了……你不要再恨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她苍白的脸庞,康溪行的心里一阵难过。

是为了他么?是因为他,才让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么?他走向她,抱着她,道:“茵儿,情生情灭,本就是由不得我们的,你又何苦这样为难自己?”

南宫茵看着他道:“你这样说,便是还不肯原谅我么?”她的手已握紧了袖子里的物品,她甚至已感觉到玲珑锁心蚕在匣子里的躁动。

“茵儿,为何你要执着于此?”康溪行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心疼道,“你原本是那样冰清玉洁的女子……这是是非非,究竟是谁的错?”

“是我错了……”南宫茵黯然道,“是我的错。可是,你也要为这错误付出代价!”她的眼睛忽然一亮,将袖中的玉匣极速地扣向康溪行。

“康兄小心!”萧亦清情急之下将玉笛射出。

只听一阵风声,玉笛击碎了玉匣,而那只玲珑锁心蚕便掉在了南宫茵的右手上,并顺势钻了进去。

冰蚕入体的疼痛让南宫茵浑身颤抖,可她咬着牙不出一声,只是仇恨地看着银衣男子。

萧亦清急忙走到她身边,为她把脉,眉头也不禁蹙了起来。

南宫冷冷地看着他,忽然道:“这位少见多怪的萧公子,你连荼藜花都不得见,又怎么会见过这玲珑锁心蚕?”

闻言康溪行却大惊,摇着她的肩膀道:“茵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傻?这蚕当真毒得狠,一旦发作,痛若凌迟啊!”

“我傻?”南宫茵冷笑道,“别忘了,这可是我用来害你的。”

“别多说了。”萧亦清点了她右手的Xue道,说:“此刻冰蚕已被我封在右臂中,以在下的医术,尚不能取出。但若姑娘能够舍小节而保大局,便可以摆脱这噬体之苦。”

“哈,你这是要砍了我的右手么?”南宫茵忽然掐住他刚包扎好的伤口,狠狠道:“冰蚕噬体,只怕比这个要疼上百倍吧?可是我不怕,因为我的心早已死了,痛死了,便不会再痛了!”

萧亦清面不改色道:“姑娘这又是何苦?”

南宫茵的手越来越用力,她看着他道:“萧亦清,今日之祸,因你而起。我南宫茵便是今生,来生,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说完,她推开二人,踉跄着离去。

一身盛装,绝代风华,一世传奇,便都埋葬在这江湖的勾心斗角中,往后提及只有悲凉。这世间的恩恩怨怨,孰对孰错,又有谁能评判清楚?

“大师兄,你伤口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夜雪心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没事,你快去看看溪行。”萧亦清望着南宫茵离开的方向,嘴角竟有了笑意。

这样痴情的女子,倒真是少见,说不定以后还可助自己一臂之力。

自那一夜后,龙日山庄并入明远山庄,由康溪行接管。他广发讣闻,昭告武林,为南宫远行大葬,并保留南宫茵大小姐之位。待她归来,便将龙日山庄交还给她。

出殡那日雾霭重重,有落雨的迹象。

送殡的人不多。

南宫远本是一庄之主,也曾是令少年侠士瞩目的英雄。只是一时贪欲,让他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

生前人多奉承,死后无人问津。他这一生,活得也算可怜。

康磊拖着病重的身体为他下了葬,为他捧了最后一把土。虽无言,但内心的悲戚溢于言表。

他们自小结拜,在江湖中闯荡几十年,是何等的潇洒。如今却是他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兄弟。

站了一会儿,康磊只觉得胸闷难忍,张口便吐出血来。康溪行忙送他回去休息。

和南宫远一同出葬的,还有那晚为他战死的卫律。那个坚毅的少年,如今还以别人的身份,躺在这冰冷的棺木之中。

“大师兄,我想再见他一面。”夜雪红着眼眶道。

“好。”萧亦清遣退了身边的仆从,为她一掌开棺。

少年静静地躺在里面,宛若睡着了一般。

夜雪轻轻揭开他脸上的人皮面具,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庞。

这个坚毅隐忍的少年,嘴角尚带着笑意。他竟是那样从容不迫地奔赴死亡。当剑锋刺穿喉咙的一刹那,他于伪装之下竟向银衣男子微笑。他想再听一次萧亦清的笛声,想听他用温和的声音对自己说话,想对他说一句:“门主,我做的可好?”可是,他只来得及对他一笑。

“他死得很平静。”夜雪抚摸他冰冷的脸庞道。

萧亦清的眼中也有了悲哀:“他是个好孩子,我绝不会让他痛苦。”

“对啊,他那样好。”夜雪喃喃道,“我们一起长大,他虽然沉默少言,但每次他都能对我讲出我最想听的话。当我因训练而受伤时,他会很着急;当我挨不过想要放弃的时候,他总是在旁边鼓励我,要我坚持下去。他一直对我讲,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只有活着,一切才都有希望。可如今他却……”

看着哽咽的女子,萧亦清淡淡道:“身为暗月阁的杀手,每个人都会有这一日,连我也不例外。”

“或许,这便是宿命吧。”夜雪仰头看天。

无数的雨点正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衣衫。

萧亦清忽然问:“你后悔么?”

夜雪摇头,坚定地望向他道:“能为门主效力,夜雪万死不辞。”

萧亦清拍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道:“下雨了,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萧亦清将棺盖一点点地合起,最终掩住了少年的脸。

看着眼前新起的坟堆,他竟也有些感触。

一将功成万骨枯。暗月阁的崛起,他今日的地位,不知是由多少人的白骨垒成!他已无法计算每年有多少杀手被派出去,又有多少少年被带回来。只是早已发觉他再也记不得门内弟子的相貌,转眼已尽是陌生的面孔。被他一手带大的少年多已入土,如今怕是只剩下夜雪一个。

这般残酷的死亡,终究是永不得止。

念此,他一声长叹。无意间瞥见一抹白色的身影。

是她?果然还是来了。他解下腰间长笛,于唇间吹一支安魂曲。

大雨倾盆而下,而银衣男子端坐雨中,只是专心地吹笛,等待身后冒险的袭击。

杀手的感觉总是比较敏锐,他早已发觉那道炽热的目光窥探了他很久。

果不其然,一柄长剑横在他的颈间,肩上的Xue道亦被她点住。

“南宫姑娘,别来无恙?”萧亦清淡淡道。

“你怎知是我?”南宫茵用力握住剑柄,只握得指节发白。

“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让别人偷听我说的话?又怎么会让人这么容易就近身威胁?”萧亦清的语气十分从容、

“萧公子,我倒真是小瞧你了,原来你竟是暗月阁的杀手。”南宫茵冷冷道,“可是你实在愚蠢!你本就不该放我走,今日我定要取你狗命!”

说着,剑已在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萧亦清面不改色道:“你若现在杀了我,以后还有谁能帮你报这奇耻大仇?”

“我不信你会那么好心帮我!”南宫茵叫道,“你与康溪行联手害的我家破人亡,走投无路,我恨不能将你千刀万剐,又怎么会听信你的鬼话?”

萧亦清却笑道:“南宫姑娘,我与你本就无冤无仇,现在我帮你,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你既知我是暗月阁的人,那你也应该知道暗月阁一向只为自己而战,绝无朋友。我与康溪行那般交好,也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难道???”南宫忽然感到全身冰凉,“是你想要桃花落,却嫁祸给了我爹?你这般费尽心机帮他,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桃花落威力无穷,江湖中人无不眼红,你爹也不例外,又何来嫁祸之说?”

南宫茵颤声道:“你混蛋!你竟然利用我爹,来博得康溪行的信任!我定会将这一切都告诉给溪行,让他看看,他一直真心信赖的朋友,究竟是什么样子!”

萧亦清淡然道:“若是康溪行还肯见你,还肯信你的一言半语,那么倒无妨一听。”

南宫茵怔了一下,瞳孔瞬间收缩,她狠狠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杀了你,为我爹报仇,也让你不能再去害溪行。”她忽又悲伤起来:“反正他也恨着我,再加上你一条命,亦不算什么。”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苏陌烟)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冷艳杀手不好惹》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