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卿空记》清空记录 强强 卿空记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09-07 00:45:30

《卿空记》清空记录 强强 卿空记全文章节 已完结

《卿空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牧无文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王将,翩舞

经典小说《卿空记》由牧无文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将,翩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复央知道这安宁的日子过不了多久,四方国的囚徒依旧被困着出不来,会利用卿空回往生的消息的神明只有元亦和语妃,元亦如果有心散布消息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复央知道这安宁的日子过不了多久,四方国的囚徒依旧被困着出不来,会利用卿空回往生的消息的神明只有元亦和语妃,元亦如果有心散布消息对付往生国,涤泪接纳卿空的那一刻起他就可以,实在没必要兜上这一大圈又回哀乐国去。语妃定不会放过卿空,所以盘旋宫殿内大臣们齐齐跪拜要求见妖女一面时,复央心里并没有诧异,只是叹息,变故终究会来,只是来的太早。

“王,她是700多年前祸国的叛徒,您不该接回她啊!”

“仅这一点就知道她心思不简单,让王毁了四方国,得罪了这天际所有神明!”

“如今王该如何收场?王若出事,现在坐享其成的便是那妖女!”

“求王将那妖女除去仙身,挫骨扬灰!”

跪倒一片的地上,都是这样的声音,以及就像预先排练好的那样齐刷刷地说道:“求王将妖女赶出我往生!求王将妖女赶出我往生……”

他以严苛著称,眼下臣民却这么大胆而又有把握,看来语妃让他们认定了卿空祸国的身份,这样也好,还有情况能比现在更糟么?

他从王座上站起,殿下无一神明再敢出声,他一字一句反问道:“你们知道复卿空是谁么?”殿下仍旧死一样的沉默,跪倒的一片里站着的昔渊和慕诀显得无比突兀,这跪拜的臣民怎么可能知道,语妃在700多年前已经将父王留下的势力扫除的一干二净,可以说,这盘旋殿内除了昔渊和慕诀其他都是语妃的亲信。

“她是这个宫殿的主人!是母后在700多年前夺走了她的位置,她之所以成为囚徒,不是因为她夺权祸国,只是因为母后有实权在手,而她没有!”殿下跪拜的臣子已有不少开始掉汗了,复央一怒,可是他们最忌惮的,况且这前因后果他们知不知道又有什么所谓,他们的确是语妃的傀儡,只是复央心知肚明的模样让他们更加心慌。

“她一直叫父王‘爹爹’,可我与她并无血缘关系,想必母后早就交代了你们,她是我妹妹,她是来复仇的,她是来抢王权的!”殿下依旧只有汗水落地的声音。

“她如今是神物涤泪的主人,她能离开四方国,神力可想而知,如今跪着的你们没有一人是她的对手!慕诀!昔渊!作为第一将军和殿前将军,你们谁能将她拿下!”

昔渊瞥了慕诀一眼,复央虽在问话,慕诀却没有要回应的意思,也是,这明显就是王拉着他们装一装,共同忽悠那些大臣的嘛,昔渊也继续低着头不回话。

大臣们看慕诀和昔渊都没声了,只能更加颤抖,他们基本上都是文官,神术也就会那么一点,现在连慕诀和昔渊这样的狠角色都不说话了,他们还说个屁啊,虽说有语妃撑着,但复央又不是吃素的,平时复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要是直接在殿上把哪个神明解决了,想必语妃也插不上话来。大臣们想到这只能更恨这素未谋面的卿空,到底是谁让一直还算安生的往生国面对了眼下如此纠结的局面?

“如今你们既已得知我毁了四方国,想必天际各小国很快就会来找麻烦,是继续违抗我的意思还是和我共同抵御外敌,你们自己看着办!”

“还望王明示!王的决定是?”就是有个不怕死的,不过也不怪他,复央只是不肯交出卿空的话倒也好办,他们也能有理由说动天际小国不要来犯,这灭了四方国的罪自然也能想办法承担,这样他们也就不至于在语妃和复央之间为难,可语妃如此大动干戈,事情倒不像这么简单了。

“哦?看来母后是料定了我不敢么?所以你们才不知道!再过两日便是我赢取王后之日,以后复卿空就是这往生国的王后,这大殿都布置了好些时日了,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你们起来吧,今天就议到这。”

复央这么说,殿下的臣子哪还敢起来,这下就算不用语妃煽风点火,他们自己也绝对不允许复央做出这样的事来。

“王!涤泪如何,臣等都未亲眼所见!王如何向天际解释你和复卿空的身份!”

“是啊,王,就算她已经逃出了四方国,但依旧是囚徒之身,这样的身份怎能做我

往生国尊贵的王后?”

又是齐刷刷道:“王请收回成命!王请收回成命……”

在这间隙,昔渊冲着慕诀看去,除了王刚宣布要立卿空为王后时,他抬起头惊讶地看向殿上的王,但那惊讶也只有一瞬,随即又低下头去,仿佛他对卿空的情感并不强烈,这男女感情之事,昔渊想着就觉得头疼,要按照他的逻辑,王直接娶了宏烟不就一了百了了,这样语妃开心,卿空也能和慕诀在一起,这不谁都不为难么,如今这局面该如何收场?在天际看来,王后竟是自己的妹妹,何其荒唐?

而在复央的后殿,针对卿空的计策也没消停。

虽然复央在翩舞殿织了结界,可卿空还是跑到了后殿,一来这是她以前的习惯,复央不在翩舞殿时,她便到后殿,因为书房在后殿,复央待的时间比较长,还有就是即便有结界语妃加上宏烟的神力也完全进的来,她也懒得花上功夫在织更强大的结界上,要来的终究躲不过,即便复央没有说,她也明白接下来他们要面对些什么。

果然,在后殿刚看了会书的功夫,语妃就过来了,当然,那本《男神心事》她已经放弃了,因为复央的心绪跟书中相差甚远,她现在手中的这本跟心机有关,面对语妃,肯定用得上。

“卿空,既然回来了,为何不来见母后一面!”语妃的声音响起时,卿空以为自己可以不恨的,可是700多年的囚禁,她尝遍了孤独想念,更何况觊觎王权的冤屈,她语妃比谁都清楚真相是什么,如今她声音里却一点愧疚都没有。

她怎么能一点愧疚都没有呢,从小她就处处刁难。那时爹爹和复央都护着自己,护到她根本就无需忌惮语妃,所以语妃的刻薄和刁难就显得那么无足轻重,直到700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语妃当着臣民说她一心夺取王权时,她才那么错愕,她从未想过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会发生,她极力去找爹爹和复央保护她,可是爹爹不知去向,复央站在语妃身后,并没有替她辩驳。

她何尝不恨,恨复央的沉默,恨他的不作为,她被关进四方囚牢后时刻都想问问他,事情是如何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爹爹呢?以前宠她的央呢?王权之下,是不是他早就想好了要妥协。

可是700多年的时光真的太漫长,那在她人生大段大段空白的时间里,对复央的仇恨就那么莫名其妙又注定地变成了想念,后来越来越浓,浓到只要见他一面,那些仇恨她就能一笔勾销忘的一干二净。

那些都源于爱,源于1200年的时光里,复央对她的爱,可是语妃不一样,语妃是罪魁祸首,是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的那个恶魔。

“语妃,门又没有关,你自己又不是没长腿!”卿空说这些的时候看书的眼睛都没有抬起。

“700多年没见,脾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坏!”

“那你希望我变成什么样?变成和你一样机关算尽却从来不得人心?”卿空知道这句话最能伤语妃的心,语妃爱了复恒一世,复恒却将最好的荣华都给了自己;语妃一心只为了复央的王位,如今复央也还是为了自己宁愿与天际为敌。

“怎么?就这么跟母后说话的么?”语妃倒是耐得住,并没有大发雷霆。

“你是央的母后,不是我的!更何况,以前我就叫你语妃,如今你觉得我有必要改口么?”卿空说着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眼光坦荡,虽语气坚硬,表情却没有变化。

语妃见在话头里讨不到便宜,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于是直截了当道:“行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央儿王位日渐稳固,如今他想立你为后,今日盘旋宫殿上势必一团僵局,如果你真对央儿有心,绝不应该陷他这番局面!”

“今日是必定有一团僵局,但这僵局起因虽是我,幕后推手却是你,你以为这是帮他稳固往生的王权?”卿空说这些时正背对着语妃,语妃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可不知道为什么,700多年未见,这以前在她看来不值一提却一定要处处提防压制的小女孩,如今竟然让她有些胆寒。

卿空知道语妃不会接话,她轻轻转过身来,脸上风轻云淡,说出的话却让语妃深深震慑,“语妃,你说如果没有我,你如何帮他稳固这往生的王权?若我真的有心,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主宰王权?什么时候你竟然跟我讲起了笑话?”卿空轻轻抬头,接下来的话她说着虽依旧是同一种表情,却更加字字清晰,言语如刀,“对了,你欠我的盘旋宫,是不是也该还了!”

这样的沉稳决断,语妃如何也不能将她跟700多年慌张的小女孩重叠起来,700多年前的夜里她看向复央的眼神无助又相信,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除了不知所措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和时间想到对策助自己逃脱,可如今,700多年的囚徒时间明明应该让她变得更加孱弱,更加孤僻无援的时候,她却给了自己最强有力的一击。

是啊,如果卿空真的有心王权,那以她现在的神力,以哀乐国王对她的情谊,这往生,这复央未必就是她的对手。

令语妃更加担忧恐惧的是,她在卿空的身上看到了她再也熟悉不过的眼神和感觉,那让她无来由的感到寒意逼近,因为这样的眼神和感觉,复恒有过,复央也有过!

精彩评论: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