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无良女帝太腹黑》无良女帝太腹黑免费 正文 第20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无良女帝太腹黑猎奇

《无良女帝太腹黑》无良女帝太腹黑免费 正文 第20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无良女帝太腹黑猎奇

发布时间:2019-10-10 00:50:4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土豆娃娃 状态:已完结

《无良女帝太腹黑》为土豆娃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抚琴和舞曲只是开场,在慕晴收了纸条后,家宴很快正式的开始了,丢开九皇子楚洛轩后,慕晴回到了座位上,开始和众人一起等待着重头戏。

《无良女帝太腹黑》 免费试读


抚琴和舞曲只是开场,在慕晴收了纸条后,家宴很快正式的开始了,丢开九皇子楚洛轩后,慕晴回到了座位上,开始和众人一起等待着重头戏。

慕娴也收敛了神色,安安静静的回到了位置上,就算是前头让慕晴出了风头也不打紧,反正慕晴送的礼物挑不出什么彩头,是绝对讨不到什么好的,在心里头如此反复的安慰着自己,慕娴才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看向礼官。

所有人也同慕娴一样,或有意或无意的间或看礼官一眼,此次的重头戏正在于此,京城里头的关系错综复杂,有人忙着树敌,有人忙着找靠山,王爷府上的家宴,送礼都是有由头等级之分的。

若是交好的家族,势均力敌间不用过度讨好,不轻不重的一份礼物,面上过去了也就得过且过了,突兀的送上一份轻薄礼物是树敌,送上一份太过贵重的礼物则是讨好,面子上不好相看,要是有心的,在编派几句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话出来,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小辈的一举一动虽然不受拘束,但是优秀的一派儿小辈则几乎是家族的传承和门面了,举手投足都代表着各自的家族。

若是攀附的家族,说简单却也不简单,之所以说简单是因为既然名为攀附则只需贵重便好,越是贵重越好,之所以说难,难就难在礼物上头费的心思,既要讨好又不能过于明显,不能单是贵重失了心思,也不能单是心思,失了贵重,攀附里头的门道颇多,贵人们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讨好的。

若是交恶的家族,明面上却是要敷衍一二的,礼物得不轻不重不刻意,随着大流去了,也就是尽了心意的。

因此从礼官的唱礼报名时,单是从各个家族的礼物上就能看出关系门道和京城的风向来,简直是一柄在准确不过的风向标了。

不过各个世家固守根本,轻易不会交恶或者示好,送礼物的名单每一年几乎都是差不离的,大家看向礼官也就是好奇顺带开一开眼罢了。

礼官备受瞩目,面上却不显,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公事公办,抑扬顿挫的将礼物品名以及来自的世家唱出来。

慕晴也是一副上下眉眼搭垂的淡然,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即便是礼官唱名也不曾侧目,一手捏着手里的月白酒樽,广袖搭垂。

汝南崔家,汉白玉观音一尊。

钟临贺家,勾越双剑一对。

沂江董家,木拓笔洗一对。

清河王家,碧玉佩一块。

每年都是这样差不多,足够贵重显示身份却又不够巧思难寻的礼物,大家简直是完全没有了期待。

四大家族后又陆陆续续的间或报了几个附属的家族,一时抑扬顿挫的唱名不绝于耳,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出现慕晴的名字。

慕娴见状满脸的不耐烦,想了想慕晴的那一块玉佩,就觉得不舒服,明明就只是一个破玉佩,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也值当这样重之的放在最后一位,届时慕晴肯定又要大出风头,一想到慕晴到时候所享受的瞩目,慕娴咬了咬牙,心里头的愤恨简直要翻山倒海。

慕娴心里头愤恨不平,慕府里头的来宾也是疑惑,一一听下来,却是始终没有听到慕王爷嫡女所送的礼物,世家里头的关系复杂,亲兄弟之间尚有着龌龊,更何况是隔着一个肚皮的隔姐弟,因此众人半是好奇半是疑惑的,若有若无的将视线瞄到慕晴的身上,间或的转到慕启明的身上,虽然看的隐晦,到底是能感觉出来。

慕晴却是从始至终的保持着淡然,广袖半隔的就着酒樽小尝了一口,入口辛辣回味却甘甜,三月里的桃花酿果然不凡。

被众人的视线不时的扫过来,隐晦的瞄上一眼又一眼,慕启明也开始好奇起来慕晴准备的礼物,却蓦然想起,慕晴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去过礼官那里,自然也不存在着呈上礼物一说,心里头不禁有些担心,不知道是慕晴忘了背礼物或是慕娴弄了些手段。

以他目前为止对慕晴的观感,慕晴不像是个礼数有失的人,不放心的看向慕娴,慕娴脸上的咬牙切齿并不隐晦,所以他可以清楚的看出来。

搭垂了眼帘,慕启明开始沉思由慕娴从中阻隔的可能性。

正在沉吟间,礼官已经报礼结束,抑扬顿挫的声音一停,家宴上也安静了下来,慕启明咳嗽了一声,站起来沉然的道:“由于家姐礼物比较神秘,但却是我最喜欢的,因此已经放入了书房,十分感谢家姐的一片儿心意。”

底下疑惑的眼神慢慢褪去,相视对望间一派的羡慕,不想慕王府里头竟然是这样和谐的光景,姐妹兄弟友爱互助,之前他们倒是已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实在惭愧。

只是回想了自家的光景,各个世家的家主儿郎面上都或多或少的带上了俩三分的苦涩和无可奈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表面上的鲜花卓锦,烈火烹油,底下的艰难苦楚又有谁能说的清呢。

是以对于慕王府里头的和谐关爱上孝下惕不由的多了几分衷心的祝愿,这样温暖纯粹的东西,自己没有,但还是希望着别人有的。

慕娴陡然的跳出打破这样脉脉的温情时刻,经历了先前慕晴接二连三的打脸尚能勉强的克制住心里头翻山倒海的愤怒,勉强的冷静自治准备在家宴上头扳回一城,知慕晴不擅长抚琴,故意将她牵扯出来,又不住的称赞她琴技高超,音质动人,这样的捧杀没有想到慕晴竟然能够接了下来,不仅没有弹不好古琴的无措,也没有以她的粗鄙来衬托出自己的舞姿曼妙,反而是联合着齐国公府的郡主一起,狠狠的又甩了她一巴掌,预谋接连的失利,眼下嫡亲的哥哥又是明显的在偏帮着慕晴,让慕晴又一次的出尽风头,心里的酸涩晦暗根本控制不住,连面上头先前还勉励维持的端庄都不见了。

慕娴脸上一片刻薄的尖锐着嗓子开口:“既然姐姐如此的巧思,送出的礼物讨了哥哥的喜欢,哥哥不妨将姐姐送的礼物示于人前,让大家也一同看看姐姐的礼物,到底是怎么个神秘法?”不过是快破玉,也值当出这样大的风头。

慕启明原本就觉得是自己的妹妹插手,阻隔了慕晴的礼物,对她心有愧疚,又不欲闹大,才起身解围准备让事情就这样过去,如今见慕娴这样明晃晃的挑起,又见她满脸的尖酸刻薄,心里头到底失望,眉眼也渐渐的冷了下来:“正值家宴,某本不欲多事,平白的耽搁大家的时间,不如就此举杯共欢,你若是当真感兴趣,宴会后来我书房,给你一观便是了。”

不想慕娴根本就不接这个台阶,慕启明越是护着慕晴那个贱人她就越是不舒服,因下不依不饶的道:“就是拿出来一观又如何,哥哥又不是那小气的人,难道是姐姐准备的礼物拿不出手才一直的推脱。”

慕启明被慕娴这样的一挑,终究是无话可说,一时愣在那里,心思电转的想着说辞,故事中心的慕晴本人倒是一派的闲适,面色淡然间丝毫不受影响。

参加家宴的各个世家儿郎家主和千金们也开始疑惑起来,隐晦好奇的目光不断的扫向呈现对峙状态的慕启明和慕晴俩个人间,间或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一片淡然处之的慕晴。

一开始觉得慕亲王府里头上孝下惕的兄弟姐妹们也是何乐一片儿,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出,分明是不够何乐的勾心斗角,战况也是蛮激烈的,八卦的心思每个人都有,世家里头的儿郎千金们也不能免俗。

因此各个都是收敛了之前的衷心祝愿的嘴脸,目光灼热的在焦点中心不断的来回扫射,试图才当事人的脸上揪出一点的蛛丝马迹,然后脑补出一段爱恨情仇的故事。

反正你惨我惨大家惨,越是权贵的世家里头越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亲情,大多关系利益,很多时候父母兄弟皆不可信,又怎么会有例外,寻常人家的嫡子庶女间尚且有着一争一夺,更何况生就一副冷心冷肺的簪缨世族。

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在场的人不免联想到自身,心里头一时的唏嘘不止。

越是息息相关越是不知所措,他们空有一颗足够八卦的心脏,却显然还是缺乏了一双火眼的金睛。

想要从当事人面部上的表情推测不靠谱的爱恨情仇的人,显然自身就是一个不够靠谱的人。

只是可惜当事人面上的表情透露的有限,让着急的围观群主无用武之地,根本不能推测出事情的因由。

就在慕启明眉头打结的思索着如何善了的时候,先前与慕晴约定好的打铁店铺的老板已经带着人,捧着慕晴定制的骑马三宝,抑扬顿挫的唱着名前来,一步一步的接近。

《无良女帝太腹黑》 精彩点评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慕晴,慕娴)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慕晴,慕娴)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慕晴,慕娴)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慕晴,慕娴)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慕晴,慕娴)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无良女帝太腹黑

作者:土豆娃娃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慕晴,慕娴)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慕晴,慕娴)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慕晴,慕娴)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慕晴,慕娴)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慕晴,慕娴)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小说详情